把茉莉花香与茶香交织在一起

 公司新闻     |      2021-08-26 20:00

在秋日柔柔晨光、缕缕和风中,沏上一壶既有果香又有花香的福州花茶,抿上一口,油然想起两度出任福州太守的北宋茶学家蔡襄的名句:“好茶争相品,盖因品质珍。”诗人所言极是。福州茶风自古壮盛,千百年联贯至今,我久居于这福天福地的花茶家园,甚是福分。看面前茶杯里袅袅升腾的花茶香气,又从影象之海中荡出一小朵浪花:半个多世纪前,家父从橱柜里取出一盒茶,开启后,一时间满屋皆香;家父笑眯眯地一个深呼吸,乐融融地说,香呀,福州来的呢……那年代,我还只是个少年,却烙上了福州的茶忒香这么个印象。厥后,数十年辗转在福州,经常品福州的茶,茶香也就香了个悠长。

大中国的一个“茶”字,在高天阔地风范了千年,武夷山大红袍在天涯海角“红”了千年,福州的花茶则在不着边际“香”了千年。说千年,又岂止千年?悠悠岁月,韶华春秋,百年千载的福州,何时断了这茶香?回望汗青上的福州,几多茶农在周边的山山岭岭上广为植茶,又有几多能工巧匠精于制茶。早在唐代,福州茶人就在茶行业上建造出佳构名茶。唐代陆羽的《茶经》,就多次提及福州的“方山茶”,而方山就是今天的闽侯尚干镇。据史料称,从唐朝始,帝王们都喜欢福州的方山露芽茶,纳贡朝廷的茶中尚有福州的蜡面茶。天祐二年(905),唐哀帝向福建公布停贡橄榄子诏书中有这一句:“每年但供进蜡面茶外,不要进奉橄榄子,永为常例。”蜡面茶应该就是用鼓山半岩茶加工而成的一种团茶。《小草斋诗话》言道:“鼓山半岩茶,色香风味,旧人评为闽中第一,不让虎丘、龙井也。”半岩茶产在福州鼓山喝水岩四周的茶园里,许是傍岩石而生的茶叶,生命力强盛了,也就出格有茶味。相传是闽王王审知十分重视福州茶的出产,频频把罪犯会合到鼓山种茶,由涌泉寺和尚认真禁锢。监犯多了,还把种茶面积扩至鼓岭的茶洋一带,建造精彩香味俱全的鼓山半岩茶,贵为贡茶中的上品。

中国事茶的家园,福州则是花茶的家园。早在清咸丰年间,榕城表里的山岭上就广为种植好茶;采摘后在烘青绿茶内插手桂花、玫瑰、茉莉花、玉兰花、柚子花等,让花香裹茶。或者是茉莉花叶色翠绿、花色皎洁、香味浓重,人见人爱,时闻时香,制茶人多以此花入茶。年深日久了,饮茶人就以茉莉花茶作为福州茶的代表,念念于怀,品赏于心。据福州花茶行家言,单是茉莉花茶,就有明前绿、银毫、东风茉莉花茶等十几种。但凡喜饮花茶者大多好于茉莉花茶,因其条索紧细匀整、花香浓厚而鲜灵耐久、汤色黄绿豁亮、茶汤醇厚显香、叶底嫩匀柔软、滋味醇厚鲜爽而高看一等。

嫩绿的茶叶绽开于春雨中,得天地之气;高洁的茉莉花绽放于艳阳下,取清朗之光。茶叶有翠绿之美,茉莉花更有皎洁之美,美美与共,凝结为有奇特色香味的茉莉花茶,再以鼓山清泉水沸腾后冲泡之,彩票在线,上善之茶矣。据文献记实,福州茉莉花茶的源头可追溯至2000年前的汉代。把茉莉花香与茶香交叉在一起,是福州人的一种发现、一种伶俐的缔造。2014年,在意大利罗马进行的连系国粮农组织全球重要农业遗产理事会和研讨会上,福州茉莉花种植与茶文化系统入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实至名归呢!

据史料载,福州于明朝清代、出格是咸丰年间就大批量建造花茶,至18世纪末、19世纪初,业已壮盛,年产花茶数十万担。专业建造花茶的茶厂和策划花茶的茶商,遍布福州城的东南西北。因世人钟情于花茶,福州茶商大户层出迭现,如福胜春、庆春、建春等茶行,在其时曾名声鼎沸。

在那年月,一座并不阔大的福州城,就拥有近百家的花茶厂店。花茶茶香八闽的同时,也香出了大江南北,再香飘海角天涯。常年输出的花茶不少于20万担,1929年高达35万担。茉莉花盛产之季,日达2万担。花茶的输出之所以长盛不衰,得益于福州陆路与海路的通达。流芳清幽的花茶捏词岸穿江越海,脱销于南洋和西欧等40多个国度,其数量占全国出口量的一半以上。

鸦片战争后,作为中国五口通商港口之一的福州,不只守望着本土的花茶出口,且还继续起江苏、浙江、安徽等省市的茶胚,舟车以至三五成群的骡马,一路风雨阳光地从四面八方运抵福州港,窨花加工后再转口海运至域外。至于本省各地,出格是闽北各县的茶叶、武夷大红袍等名茶的输送,更是义不容辞。福州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成为各地名茶离合的福地。在年年事岁的输送进程中,茶与茶的相互交换甚至彼此引种,应是一种常情。福州鼓山涌泉寺立有一方清代留下的石碑,碑文中就提及这里哪里相连、此茶彼茶皆香之内容。这也印证了福州作为知名口岸,广纳各地香茶,从而互为警惕、互补是非以求出彩之汗青。从福州市博物馆展出的画面,可在视觉中还原那段汗青,借以印证其时福州茶和闽省各地的茶输出外洋的盛况。在谁人年月,简直是相合时人震撼的。船埠上,茶叶堆如山高、铺似茶毯;搬运装船人在船埠和船之间来回穿梭;启航时,万船齐发、千帆竞逐、百舸争流,雄伟之气势翻江倒海,蔚为壮观。

1  2